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农业食品正文

479个绿色食品原料生产基地增加农民收入8.4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4 浏览次数:90
  白糖8月份以来两度抛储,被看作是“少有的调控力度”。在物价上涨压力下,有关部门陆续将储备白糖、猪肉、大豆等农产品投放市场,以增加市场供应,稳定农产品价格。
  
  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抛储旨在释放稳定价格的信号,随着多种调控政策的实行,下半年农产品价格出现拐点的可能性比较大。
  
  食糖
  
  单月两度抛储致价格回落
  
  22日,2010/2011榨季第八批20万吨国家储备糖投放市场,这是本月以来的第二次国储糖抛储,平均成交价格较上一次出现回落。截至此次抛储,本榨季共计拍卖的国家储备糖已达168万吨。
  
  从价格上来看,国储糖成交价格呈走高态势,似乎“糖价越抛越高”。8月5日,第七批20万吨国储糖竞买平均成交价为7730元/吨,创下本榨季历次抛储之最。
  
  据云南糖网的消息,第八批国储糖平均成交价低于第七批的7730元/吨。长江期货研究咨询部经理黄骏飞告诉记者,前期调控政策的效果不太明显,现在经过连续抛储之后,加上进一步扩大白糖进口配额等措施的出台,“糖厂更买政策的账了”。
  
  今年以来,白糖价格保持着“糖高宗”的本色。据生意社的数据,8月中旬以来,国内一级白糖现货价格超过7800元/吨,相比上月的涨幅达到5%。期货市场上,白糖价格近期多次刷新历史高位,目前近月1109合约价格维持在7800元/吨左右。
  
  黄骏飞认为,现在政策的导向比较明确,如果白糖现货价格在7500元/吨以下,有关部门不会进行干预;如果现货价格超过7800元/吨,政策调控的力度就会加大。
  
  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周小球认为,国储糖的拍卖,主要是改善供应关系的一种手段。从本榨季的供需关系来看,产需缺口达到300万吨,仅仅110万吨的期初库存无法完全弥补这一缺口,必须通过进口来调节,而目前国内市场抛储的食糖基本都是来自进口原糖。
  
  从供需基本面来看,白糖产量连续第三年减少,这成为本轮糖价上涨的主要原因。进入夏季以来,饮料等下游企业迎来用糖高峰期,企业积极备货进一步推动了糖价的上涨。
  
  经过几轮抛储之后,白糖市场的供需缺口逐渐减少。黄骏飞说,根据对糖厂的调研,一些糖厂已经实现了供需“零缺口”。随着中秋节的备货高峰过去以及10月份以后新糖逐渐上市,糖厂继续“挺价”的意愿减弱。
  
  猪肉
  
  密集抛储缓解价格压力
  
  “国家抛储的主要目的还是释放稳定价格信号。”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价格高的时候抛储,增加了市场的供应量,对农产品价格的稳定有积极意义。
  
  据了解,6月下旬以来,辽宁、山东、陕西等多个省市逐步向市场投放储备冻肉,每公斤一般低于市场肉价4至10元。7月份,商务部表示,将适时向市场投放中央储备和地方储备肉,以抑制猪肉价格的大幅上涨,并在未来陆续增加中央储备肉的规模。
  
  受调控政策等因素影响,猪肉价格自7月中旬以来高位企稳,一度出现较大幅度的回落。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艳丽告诉记者,猪肉放储对价格的影响有限,而随着3月份补栏的生猪上市,供给情况会有所好转。
  
  与较为确凿的猪肉抛储相比,大豆定向抛售的传言由来已久。据了解,5月份,曾有212万吨国储大豆向五家大型粮油企业定向销售。近日又有媒体报道,益海嘉里集团和中粮集团证实,国储近期将再度抛售400万吨国产大豆,价格为3500元/吨左右。
  
  当前,国产大豆的现货价格超过3900元/吨。抛储价格明显低于现货价格,这显示出稳定食用油价格的政策意图。有分析称,此时抛储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在市场即将进入中秋、国庆两节旺季销售之时,通过定向抛储补贴大型油脂企业,可适当打压终端食用油价格,缓解当前通胀压力。
  
  在此之前,食用油龙头企业益海嘉里刚刚宣布调价计划,山东等地的一些中小油脂企业也上调了小包装大豆油的价格。另据商务部的监测数据,截至8月中旬,桶装豆油零售价格每升上涨了约0.5元。
  
  黑龙江省的一位大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大豆的对外依存度超过80%,如果抛售大豆后国储库存不足,后期将会缺乏足够的调控手段。
  
  不过,李国祥认为,因为中国绝大多数农产品的供给基本平衡,如果通过抛储能减轻价格上涨的压力,让市场价格恢复到均衡的状态,明年调控的压力和难度就会减轻。
  
  效果
  
  农产品价格有可能现拐点
  
  稳定物价总水平是今年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具体的措施可谓是多管齐下。除了农产品抛储之外,物价调控手段还包括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强化市场价格监管和信息发布、补贴低收入居民等。
  
  上周五,国务院关于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把农产品物流业发展放在优先位置,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加快建立畅通高效、安全便利的农产品物流体系,着力解决农产品物流经营规模小、环节多、成本高、损耗大的问题。
  
  “农产品价格调节主要集中于流通领域,而生产环节继续维持高价格,这种调控方向是对的。”李国祥说,因为在生产环节,农民整体上是价格的接受者,对价格主导性的影响在于流通环节。
  
  李国祥认为,短期内,抛储等手段在农产品价格过度上涨的时候是有效的。长期来看,政府还是应该采取“反周期”调控,在农产品价格低迷时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农户的积极性。
  
  在一系列调控政策的作用下,虽然居民消费指数在7月份再创新高,但分析人士大多对后期物价走势持乐观态度。国泰君安证券的最新宏观报告称,基于经济减速和风险偏好下降将抑制PPI和CPI非食品价格的上涨,以及猪肉价格涨幅将趋于回落,7月物价已经达到年内峰值。如果根据商务部食品价格跌幅直接做预测,8月CPI或在6%以下。
  
  李国祥认为,上半年种植业产品涨幅普遍出现回落,下半年以来农产品价格涨幅扩大,主要是因为畜产品和水产品价格的上涨。即使下半年畜产品价格继续保持高位,受翘尾因素影响,同比涨幅仍会下降。如果种植业产品涨幅继续收窄,今年下半年农产品价格出现拐点的可能性比较大。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负责人日前表示,从后期走势看,价格运行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如全球经济复苏前景尚不明朗、国内能源资源需求增长偏快、秋粮生产防灾减灾形势严峻、生猪和水产品生产恢复还需要一定时间,等等。如美国继续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一方面可能推高大宗商品价格,使得输入性通胀压力加剧,另一方面可能会引发更多热钱继续流向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可能导致国内投机性资金增加,增大我国稳定物价总水平的难度。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