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矿产能源正文

“风电三峡”频频遭遇脱网 产业僵局待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5-25 浏览次数:123
  我国风电产业“十一五”期间快速发展,连续五年实现翻番。2010年底,我国风电装机总容量达到4473.3万千瓦,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风电并网容量也达到了2956万千瓦。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在接受采访时说风电目前基本都可盈利,但是脱网等问题仍然存在,风电产业还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解决。
  
  在我国大力发展风电是必然的选择。首先,我国风能资源非常丰富,初步估算可开发装机容量达10亿千瓦,居世界第一位。其次从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角度看,中国要改变目前火电占比过重的电力结构,改变以化石能源发电为主的高碳结构,就更需要发展风电这样的清洁、可再生能源。据专家测算,到2020年,如果中国风电装机达到1.5亿千瓦,每年可节能1亿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2亿多吨,这将大大降低对环境的压力。
  
  三峡规模的风电场率先在我国建设
  
  “每年一千万千瓦的发电量,不需要移民,不占用良田,我们何乐而不为呢?”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提出,到2020年,我国要在河北、蒙东、蒙西、甘肃酒泉、新疆、江苏沿海等地区建设几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打造数个“风电三峡”。
  
  “春风不过玉门关”,酒泉最大的财富就是刮风。西北刮来的狂风,吹走了土壤,这个连草都不长的地方如今正大跨步的向“风电三峡”的蓝景迈进。
  
  在酒泉建风电场,需要大量的风机和钢板风叶,因扇叶体积庞大,不可能从沿海地区运到甘肃,只能在酒泉建厂生产,这拉动了当地机械制造业的发展,如今风电设备制造已成为酒泉最大的产业。
  
  从连云港到南通的海岸线,涨潮时一片汪洋,潮水退去便露出二三十公里沙滩,“这个地方也干不了别的事,就养殖也养殖不了什么东西”张国宝说,“二十公里建成风电场,每年发一千万千瓦电没问题,三峡不就一千多万千瓦吗?”
  
  内蒙古是我国风能资源最丰富、开发利用最早的地区,风能资源储量和技术可开发量均居全国各省(区、市)之首,赛罕坝只是风电发展较好的地区之一。截至2007年年底,内蒙古已在7个盟(市)建设风电场,总装机容量近160万千瓦,居全国风电装机第一位。
  
  标杆电价下风电场盈利能力分析
  
  目前,我国按风能资源状况和工程建设条件,将全国分为四类风能资源区,相应制定风电标杆上网电价。四类资源区风电标杆电价水平分别为每千瓦时0.51元、0.54元、0.58元和0.61元。
  
  据资料显示,目前风电场的建设投资基本在每千瓦8000~10000元,按照30%的自有资金投资,等效满负荷利用小时数1800小时计算,5万千瓦风电场度电成本为0.43~0.53元/千瓦时,这一成本已经低于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标杆电价。如果考虑到河北、内蒙的风力资源较好,等效满负荷利用小时数可以达到2500小时,则度电成本可以降到0.32元。如果再加上风电场每度电0.1元左右的CDM(清洁发展机制)收入,参照这四类标杆电价,风电场均可盈利。
  
  就此,记者分别向几个风场负责人求证,得出的结论是,风电场是否盈利,要具体项目具体分析。
  
  辉腾锡勒属于一类风场,该风场负责人张家文告诉记者,0.51元的电价对于风电场来说,处于微利保本状态,如果加上CDM收益,风电场则可以保证盈利。
  
  宁夏发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赵显翔说,其公司在宁夏风场为0.53元/千瓦时,按照分类,该地区今后新建风场应为0.58元/每千瓦时,即使不加CDM,也可以实现较好盈利。如果公司自有资金较高,银行贷款少,那么盈利能力将更强。
  
  而北京华北电力实业总公司投资部李洪吉则称,对于他在张北的风场,0.51元价格有些过低,要再高一些才好。
  
  我国风电产业“剪不断理还乱”的尴尬
  
  随着风电并网容量的增加,今年以来,一些风电基地不断发生风电机组脱网事故。
  
  2月24日,中电酒泉风电公司桥西第一风电场出现电缆头故障,导致附近16个风电场的598台风电机组脱网,损失出力84万千瓦,占事故前酒泉地区风电出力的54.4%。国家电监会认为此次事故是近几年中国风电“对电网影响最大的一起事故”。中电酒泉风电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都是小小电缆头惹的祸。”
  
  4月17日,甘肃瓜州协合风电公司干河口西第二风电场一个箱变高压侧电缆头击穿,引起系列反应,造成15个风电场702台机组脱网,损失出力占事故前酒泉地区风电出力的54.17%。事故的诱因还是电缆头。记者在这个风电场采访时看到,技术人员正在加班加点更新电缆头。
  
  4月25日,酒泉风电基地再次发生事故,上千台风机脱网,损失风电出力153.5万千瓦。
  
  在河北张家口,国华佳鑫风电场4月17日也发生事故,644台风电机组脱网,损失风电出力85万千瓦,占事故前张家口地区风电出力的48.5%。
  
  据电网企业介绍,这几次事故均将整个西北电网主网和华北电网主网的频率拉低。而自2月24日以来酒泉风电基地发生的三次事故,分别甩风电出力84万千瓦、100.6万千瓦和153.5万千瓦,更是不断刷新了我国风电机组历史脱网记录。
  
  “如此大规模风电机组集中脱网,导致电网系统电压、频率大幅度波动。”甘肃省电力公司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说,“直接威胁到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
  
  如果不是风机脱网,“低电压穿越”这个陌生的概念是不会频繁见诸媒体的。如今凡论风电,似乎必谈“低电压穿越”。
  
  低电压穿越能力,通俗地说,就是当电网故障或扰动引起风电场并网点的电压跌落时,在一定电压跌落范围内,风电机组能够不间断并网运行,保持发电运行能力,不能“抛弃”电网,以减少电网波动。根据电网要求,风电机组应该能够满足电压跌落到额度电压的20%时维持625毫秒不脱网。事实证明,风机连这625毫秒都没有挺住。
  
  国家电监会在调查了三次风机脱网事故后认为,风电场建设施工质量问题较多,工程质量管理不严。同时发生事故的风电场35千伏电缆施工工艺水平和质量管理存在明显的缺陷,反映出风电场建设工程中施工、监理和建设管理存在不足。
  
  张国宝认为,风电产业发展需各方通力配合。政府部门应做好各方面规划,强化全国风电规划的调控作用,建立风电项目与电网配套工程的同步规划和投产机制;电网企业要采取多种手段提高风电的接纳能力,扩大风电的消纳范围,提高电网智能化水平;风电场需提高运行管理能力,建立严格有效的运行制度,特别是提高天气预测预报的能力;设备制造企业生产的风机则要具备抵抗电力波动的能力。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